• <output id="hepuv"><ruby id="hepuv"><div id="hepuv"></div></ruby></output>
      <td id="hepuv"></td>

      1. <dl id="hepuv"><ruby id="hepuv"></ruby></dl>

        <small id="hepuv"></small>

        <label id="hepuv"></label>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 > 專題報道 > 云南普洱五名下崗職工持續7年舉報貪腐,反被陷害入獄!

        云南普洱五名下崗職工持續7年舉報貪腐,反被陷害入獄!

        2018-12-23 來源:物聯中國  瀏覽:    關鍵詞:舉報貪腐
        摘要:衣錦不還鄉,猶如錦衣夜行!近年來,因為事業發達后回老家修建別墅豪宅的老板們可謂是前赴后繼,成為頗具中國特色的一大怪象。但發達后回鄉私建廟宇,供自家燒香拜佛這種事兒,云南金孔雀交通運輸集團有限責任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龔新強創下全國的先河,而且他這占用200畝用來…

        衣錦不還鄉,猶如錦衣夜行!
        近年來,因為事業發達后回老家修建別墅豪宅的老板們可謂是前赴后繼,成為頗具中國特色的一大怪象。
        但發達后回鄉私建廟宇,供自家燒香拜佛這種事兒,云南金孔雀交通運輸集團有限責任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龔新強創下全國的先河,而且他這占用200畝用來地私建廟宇和別墅、會館的項目還是違法的。
        目前,龔新強涉嫌違法占用林地私建寺廟、別墅等問題,當地有關部門正在組織各職能部門聯合查處。
        上千職工的十年舉報路
        龔新強的發達,源于15年前的一起國有企業改制案。
        2002年6月,云南日報的一篇報道,讓明星企業、盈利大戶——思茅汽車運輸總公司進入了公眾的視野,根據相關報道,思茅汽車運輸總公司凈資產6.3億,加上無形資產(道路客運經營權)的市價為10億。
        當時正是云南省委書記白恩培(已落馬)主政云南,大量國有資產被賤賣的年月,根據當時的改制政策,嚴重虧損、負債、資不抵債的企業都將列入改制的名單。
        2003年,發生了一件相當耐人尋味的事,這個市值10億的明星企業本來并沒有被列入國企改制的名單,但當地根據一份所謂的內部37號文件,名義上以1.6億的價格改制,實際上幾乎沒花什么錢就改制成了龔新強幾個股東的私營企業,改制后的企業更名為云南金孔雀交通運輸集團公司(以下簡稱公司)。
        早在1996年,該企業就改制過一次,所有職工都交了1000元以上的股金,形成了人人持股的企業。2004年,改制為龔新強等人私人企業后,公司將所有職工的股權全部強行收歸,只退還當初入股時的本金,八年的增值部分被公司強行非法侵占。不僅如此,在改制前夕,公司還不給任何補償就強行開除了760名老工人,為改制時節省了大量的安置補償金。
        這個結果太讓人難以接受了,公司職工們普遍認為,這是公司幾個領導密謀勾結部分官員,有計劃地侵吞國有資產的行為。于是,被分流下崗職工和被除名職工一千多人便以改制不透明、國有資產流失數億和職工安置不合理等原因開始了漫長的舉報之路。然而經過數年的舉報,無果。
        與此同時,龔新強的財富卻如滾雪球一般不斷膨脹,成為了當地家戶喻曉的巨富。
        數年來,舉報職工們多次提出書面申請,要求和公司領導進行對話,遭拒。
        2009年12月6日,上百名舉報職工相約來到公司行政辦公大樓靜坐,希望以這種形式逼迫公司領導出來對話。此次靜坐時間長50個小時,舉報職工們最后在得到普洱市信訪局書面答復3日后安排和公司領導對話的承諾后才極不情愿地離開。
        12月15日早上,在政府組織的協調對話會上,李美榮、劉剛等五名舉報代表來到公司與領導進行協調對話,劉剛在會上質問企業改制為什么不按中央96號文件執行?公司一副總周華明居然理直氣壯地說,我們是按省委書記白恩培(已落馬)的指示改的,不需要什么文件。隨后,李美榮又被公司董事長龔新強的侄子無端從會議室拉出來毆打受傷。
        李美榮的受傷更加引發了舉報職工們的不滿情緒,隨后,120余名職工打出“打黑除惡,懲治腐敗”的橫幅,上街抗議公司的不法行為。
        正是這兩件看似不大的事件,為李美榮等五名職工舉報代表埋下了禍根,最終將他們送進了監獄。
        五名舉報代表含冤入獄
        數年來,職工們還挖出了34宗被公司隱藏侵占的資產的證據不斷舉報,直到2009年9月8日,時任市委書記的沈培平(2013年落馬)才不得已將公司部分資產進行拍賣處理,其中普洱金鳳大酒店進行拍賣當天,很多老工人要進拍賣會場看個究竟,被拒絕入場,老工人唐強貴,任澤貴還被保安毆打住院,這個走過場的拍賣會最終拍賣了1854萬,接著相關部門又追回被公司非法占有的4542萬元和部分其他資金,共為地方財政追回被公司非法占有的資金7800萬元。
        贓款是追回了一部分,但并沒有追究公司任何人的刑事責任。
        職工們不服,認為被追回的資金不足流失的國有資產資金十分之一,且沒有任何責任人被追究法律責任,難道退贓就能免罪了嗎?于是在2010年1月1日,38名舉報職工再次從普洱到北京進行舉報。
        1月7日晚12點30分,正在北京某旅社休息的38名上訪職工被臭名昭著的北京安元鼎保安公司的50多名保安強行帶走,在強行收繳了所有的通訊工具和上訪材料后被丟進小黑屋非法關押了42小時。
        1月8日晚上20時,38名舉報職工被揪上車拉到北京西站移交給了普洱市來京押解他們的138名公安帶回普洱。
        1月11日,被押解回普洱的李美榮等5名舉報代表被思茅區公安局實施逮捕,10名舉報“活躍份子”被實施行政拘留,23名舉報職工被強行要求在“不再上訪舉報的告誡書”上簽字后得以釋放。
        8月3日,在經過了近七個月的羈押后,經區市兩級法院的審理,李美榮、楊鄉云等五名舉報代表分別以非法拘禁罪、游行罪被判處一年到兩年半不等的有期徒刑。其中最耐人尋味的是楊鄉云被判刑入獄后,還被思茅區委評選為優秀共產黨員榮譽稱號。
        至此,這起職工舉報了七年之久的國有資產流失事件,最終以五名舉報代表入獄、10名舉報職工被刑事拘留的結果拉下了帷幕。同時,70多歲的老工人賀昌林也因參與舉報而被勞教二年。
        有知情人士后來透露,五名舉報代表被關入看守所期間,時任普洱市市委書記沈培平(2013年落馬)曾在常委會指示公檢法三家聯合辦案,并指示:抓錯也要抓,判錯也要判,硬判都要判。
        入獄是被“下套”
        幾乎所有知情人士和舉報職工們都認定,李美榮等人獲刑入獄是被公司設計“下套”了,而這一猜測事后在部分內部公安人員的口中也得到了證實。
        首先,這個非法拘禁罪的形成就可笑得離譜。
        第一,當天上百名舉報職工來到公司辦公大樓靜坐,要求和領導對話,現場有幾十名公安和四十多名公司保安,他們怎么可能形成非法拘禁罪?
        第二,舉報職工在辦公大樓靜坐期間,辦公樓大門大開著,上班員工正常上下班,晚六點鐘后下班時,樓上還有33名員工賴著不愿下班回家,舉報代表劉剛曾用高音喇叭喊話員工,讓他們趕緊下班回家,說他們只想和公司領導對話。經過劉剛喊話后,有15名員工下班回家了,但有18名員工依然賴著不肯下班回家。這時,李美榮、崔汝云又上樓逐一喊他們下樓回家,員工們反而把辦公室反鎖不出來。這種行為,會是非法拘禁嗎?如果真有非法拘禁的行為,當時在樓內的每個員工都有電話,為什么不打電話報警呢?
        第三、據公司一員工事后透露,公司董事長龔新強當天曾打電話給某副總經理,讓他帶著員工在辦公樓堅持一天就可以構成非法拘禁罪了,留在公司辦公樓的員工,每人每天補助1000元錢。
        再來說說這個非法游行罪。
        當時的情形是舉報代表李美榮在與公司領導對話的過程中被毆打受傷,然后大家憤而打出“打黑除惡,懲治腐敗”的橫幅上街抗議公司的不法行為。整個抗議過程中有幾十名公安全程跟蹤攝像,但警察只給抗議職工發放“法律宣傳書”并沒有強制要求大家解散,也沒有發生破壞社會秩序的行為,怎么就形成非法游行罪了?
        按理說,無論是非法拘禁罪還是游行罪,都是屬于現行犯罪,現場都有數十人的公安人員,如果真的犯罪了,當時為什么不抓人,非要等到去北京上訪后再來秋后算賬?
        證人被逼供換供 律師遭性命威脅
        更讓人憤慨的事情接踵而來!
        在案件開庭審理的時候,五名舉報代表直接被檢察院出示的證人證言和詢問筆錄震驚了,因為這些證言和筆錄完全是顛倒黑白的一派胡言。
        讓他們既憤慨又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平時如兄弟情誼的舉報職工何以會做出這種顛倒黑白的證言和供詞,同時他們還發現自己的供詞除了簽字頁外,其他內容也完全被掉換了。
        出獄后,他們找到了哪些當初在法庭上提供偽證的舉報職工質問,才明白他們當初同樣遭遇了逼供和騙供這種違法的手段。其中李美榮的遭遇是最為殘酷的一個。
        為了坐實李美榮的罪行,楊國賢、許世鴻、吳文富、李家祥、劉洪兵等十多名老工人先后被抓到各派出所關押,強迫他們在指控李美榮的偽證上簽字,事先編好的偽證還不讓他們看,并威脅說如果不簽字就要抓他們去判刑或勞教。
        甚至連李美榮的兒子都不能避免,他同樣被抓去派出所強迫提供偽證,警察還誘騙他說被抓來的工人都是這樣簽了字的,簽了字你爸他們春節就可以回來了。李美榮的兒子回答說沒有的事兒叫我怎么簽字?一個警察說不簽字可以,我們可以把你送去勞教二年,你信不信?
        在赤裸裸的威脅和誘騙下,一頁頁針對李美榮的證據鏈就這樣形成了。
        當初被檢查院出示證人證言的其他人任澤貴、張治高、龐道存等人事后在得知內情后,紛紛寫出了證明材料,證明檢察院出示他們的相關證言完全是歪曲事實的無稽之談,他們都被警察叫去威逼作出不利于五舉報代表的假證偽證,但都被他們堅決拒絕了,最終出現在法院的證言是如何形成的,他們表示一概不知情。
        任澤貴:“我被抓去看守所關押了10天,公安前后5次對我進行審問,在審問的過程中威脅我說你們的太陽落了,如果不老實交代就拉你去判刑,要求我出偽證指證5名舉報代表涉罪的證言證詞,我說5名舉報代表是按信訪局的要求群眾選舉產生的,其他的我什么都沒說,提審我的供述未經本人看過確認就叫簽字,所以才會出現庭審中我的虛假證人證言,對他們提交的虛假證據我一無所知。
        張治高:我因到北京舉報被公安抓來關押后被提審過二次,審問8個多小時,威脅我說如果不老實交代就要判我坐牢,強迫我作偽證迫害5名舉報代表,我作為一個參加工作40多年的老工人,好人壞人腐敗份子我是分得清楚的,被判坐牢的5名舉報代表都是掌握有公司老板和官員犯罪證據的人,我的審問筆錄都是警察編造的偽證,不給我看就叫我簽字。
        龐道存:關于李美榮、劉剛、張正華、楊鄉云、何紀偉非法拘禁罪、游行罪一案,法庭庭審中所出示我的證言證詞,本人一概不知,純屬虛構,本人也是參與舉報的一員,特此證明。
        李家強:我因舉報公司老板龔新強侵吞、私分國有資產違法犯罪一事,從2008年到2010年兩年間,先后被以擾亂單位秩序為由傳喚過5次,要求我不準參與舉報龔新強。為了給被關押的5名工人代表定罪,公安局先后把我抓去4次,要我提供偽證,在他們威脅恫嚇下,他們把我實事求是反映的情況換成他么事先寫好的偽證強迫我簽字。我作為一名有黨性的老工人,怎么也沒有想到舉報貪官污吏的老百姓會成為罪犯。
        何紀偉:我的律師趙子亮在看守所來看我的時候對我說,他是因為脫不開朋友的委托才不得已接手我的案子,在他接到案子后就受到司法局以律師證年檢不讓其通過相威脅。趙律師還說自他從業以來接手了幾百個案子,我的案子是最讓他為難的。
        張正華:我的律師劉兵在我出獄后告訴我,他剛接我案子的時候接到很多人的電話威脅,叫不準接我的案子,要不然就有性命之憂。
        馬敏慧,這個在全國聞名的“孟連事件”中一戰成名的知名律師,在接受李美榮的委托成為其辯護律師后,他所供職的律師事務所大門夜晚被人潑血,還被帖上了“殺豬、殺狗、殺馬”、“在這樣下去,把你清除律師隊伍”這樣的威脅標語。
        張正華在進看守所兩個月后,警察來找他說只要出去不再舉報了,寫個悔過書就可以把他放出去,被張正華拒絕了。當他還有40天就刑滿的時候,又有司法機關的人來找他,說只要他出去后不再舉報就可以提前放他出去,在經濟上有什么要求都可以提,但張正華認為自己是無罪的,所以再一次拒絕了。
        何紀偉在舉報過程中,數個官員告誡他不為自己考慮也要為老婆孩子考慮,甚至有官員向他承諾:“只要不你不去舉報了,你有什么要求都可以提,政府可以給你的老婆安排個好工作,可以把你的女兒安排做公務員或好點的工作單位”。
        為了不讓李美榮舉報公司的問題,他受到的利誘更多,在他拒絕后,其受到的打擊報復也最為嚴厲。為了安撫李美榮讓他把舉報材料交出來不再舉報,公司不但開出了讓他不用上班在公司掛個領導的名領高薪的誘惑,同時許諾給他還在公司上班的兒子升職,安排兒媳高薪清閑工作等條件,政府有關部門拉來很多高級營養品送去他家里示好,但這些,都被他拒絕了。在服刑期間,政法部門的相關領導專門跑去監獄找他,許諾只要他出獄后不再舉報了,不但可以提前釋放,在經濟上有什么要求和條件都可以滿足。刑滿釋放后,公安、信訪部門的人專門他給他接風。正是因為李美榮鐵下心要為職工們討過說法,導致對他的打擊報復也逐漸升級,本應減刑半年的政策也被取消,硬是坐完了所有的刑期。
        2015年,李美榮等五人向云南省高院提起申訴,2016年7月8日,終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但這個結果省高院稱只是口頭告知判決結果,拒絕書面發放判決書,在當事人數次到省高院逼迫后才于2018年3月8日補發了一份判決書。個種緣由,令人深思。
        當權力可以肆意踐踏法律的時候,公平公正就是一句空話。
        縱觀這起因國有企業改制而引發職工持續舉報了15年的事件,舉報職工上京舉報了七次,被判刑5人,勞教1人,傳喚8人,25人被行政拘留,17人被報復打殘打傷。這一過程中,有太多的官員走上前臺為商人站臺,并且動用他們手中的權力對舉報職工進行威逼打壓報復。此種現象,不得不讓人深思。
        正義或許會遲到,但不會缺席!冤案能否得以昭雪,對司法機關來說,同樣是一道嚴峻的考驗。

        版權聲明:

        本網僅為發布的內容提供存儲空間,不對發表、轉載的內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證。凡本網注明“來源:XXX網絡”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著作權歸作者所有,商業轉載請聯系作者獲得授權,非商業轉載請注明出處。

        我們尊重并感謝每一位作者,均已注明文章來源和作者。如因作品內容、版權或其它問題,請及時與我們聯系,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秒速时时彩7码

      2. <output id="hepuv"><ruby id="hepuv"><div id="hepuv"></div></ruby></output>
          <td id="hepuv"></td>

          1. <dl id="hepuv"><ruby id="hepuv"></ruby></dl>

            <small id="hepuv"></small>

            <label id="hepuv"></label>

          2. <output id="hepuv"><ruby id="hepuv"><div id="hepuv"></div></ruby></output>
              <td id="hepuv"></td>

              1. <dl id="hepuv"><ruby id="hepuv"></ruby></dl>

                <small id="hepuv"></small>

                <label id="hepuv"></label>